上海滩老大 发表于 2009-5-12 17:13:32

结束在开始之前

悄悄的我走了,对着你的背影说永别。离开是一种犹豫的洒脱,强颜欢笑,祝福你。少了你的挽留,你的感伤,我只愿带着曾经专属于你的笑容离开。仿佛还是那么坚强。

    ----题记

    (一)遇见不只是一种缘分

    从来不讨厌天空挂绵绵不断的泪腺,可是在我没有撑伞的雨天,心中总是憋闷得很,像是无辜地遭了罪,没有判决,也不得释放。走过来一个红红火火的身影,那身红,在我抬头的瞬间,像是照亮了整个天空的太阳,明亮刺眼,叫所有的雨丝瞬时逃得无影无踪,叫所有仰望的目光低下贪婪的双眼。我甚至来不及看清他是某某某,就被他一把劲拉进他的伞下,有些冲动,有点粗鲁。可能他也意识到了这点,便故作轻松地(我这么认为)回报以一个百分百标准的微笑,抿起来的嘴角极其可爱,很单纯,意外地有阳光的味道。

    可以说我几乎是被他一直拉着我走的,挣扎不得,我只觉自己形象全无,比起在雨中狂奔,我当然是选后者,任何时候都不能这样出卖自己的啊。

    “你干嘛啊,放手。”我X最大的嗓音叫起来。唉,这时的我不也算是形象尽毁了吗。可惜,老妈经年不厌烦地在我耳边重复来重复去的训诫偏偏在这时逃逸出了我的大脑。

    “哈?你以为我心甘情愿的啊?”分明是一副比我还无辜的表情。

    “你,你唱的是哪谱啊?”我哭笑不得。

    他一低头,好像碰到烫手山芋般毫不留情地甩开了。好像他这才意识到究竟是什么回事,好像以为刚才一直是我拉着他赖着他的。当然,庆幸的是,同时我也得到了解放,可是,我怎么总觉得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啊。

    我退步站在了伞外,恶狠狠地盯着他,立刻感觉到的是雨点的侵袭,一点一点地敲打在我的衣服上,在自尊和耐心的红瓦上,在咝咝作响。

    “你疯了?”他二话不说就把我再次拉进去了,在小小的伞下,在他的身边。“这时候再怎么固执也不能让老天爷心软立刻收回这雨的,走吧。”

    我沉默了,任他搂着肩膀走。逃脱与妥协,气愤与羞愧一直在缠绕着我。

    送我到饭堂,等我买了饭,又送我到我宿舍楼下。

    “你,…...”

    “好了,我的任务完成了。上去吧,再见。”他美美地享受下独自空间的舒服,转过头,在我还来不及读懂他眼神和意图时很是突兀地地说:“你今天这身淡绿色的上衣很好看。”

    从没想过,生活中的奇迹从此拉开序幕。

    (二)相识仿佛是一种错误

    我固执自私地享受着那默默的关心和保护。不想开口,不想回头戳破,尽管甚至不知道他究竟是何许人物。

    晚修回去时背后长长的身影,不变的距离,静静的都不说话。看着地面的交织的黑影,有时会轻轻地颤动,却依然一同前行,静静地,安心地。

    每天桌子上还散着热气的早餐,每日不同口味的蒙牛牛奶,每日飘香,天天晴空般的心情。

    终有改变的时候,我们欢笑庆祝,因为那么美好如昨;我们扼腕叹息,因为太过不尽人意。我却忘了夹在两者之间的犹豫和压得人喘不过气的出其不意。一天早上,白色瓶子牛奶下面压着一个蓝色的信封。满心欣喜拆开,里面的字却让我困惑不已。

    “……虽未曾谋面,虽未促膝相谈,但我的心意如果你知,我的真情如果你懂,就请接受我好吗?喜欢你,从见到你的第一刻我就相信,你就是我新生命的方向,我永远的追求……中午过来凉亭的话我就当你答应了。期待你的信任,等待你的到来。你不会再让我失望的。”落款人是尹正贤。

    想了十秒后作出了决定。我当然能要去啊,我享受他的这种源源不断的付出太多太多了。问过我的感觉,问过我的心意了。上课突然开小差了,同桌小冉发现了我的不正常,打趣我说,桃花星动了。我笑笑,思绪又不知道飞哪去了。

    我如时到学校唯一的那个凉亭,单调的白色,几条粗细一样的白柱,但夏日里的凉爽并不使其更加失色,反令人欢喜不已。

    “芷颜,这边这边。”

    抬头望了望,好像是两个人影在那,在我视线里左右晃动,时而分开,时而重叠。突然地,所有的语言悄悄退出我的思想,脑子空白,心跳紊乱,步子也不坚定起来。

    笑容顿在空气中,三个人都沉默了两秒钟。那个叫尹正贤的大个子男生一下子拉过我的手说谢谢,谢谢你答应我,芷颜,我好开心。我的视线却一直停留在他身上,我甚至还是不知道他的名字。狂喜,心动,到惊讶,到失望。我终于明白了是什么回事。

    “天宇辛苦你了。”尹正贤拍了拍他的肩膀,隐藏不住的欣喜。

    他点头,转过头,对我笑笑。怎能忘记的笑容啊!可是,我分明看到了那清澈的隐伤和落寞。

    “祝福你们。”

    我听出了苍白无力。我们都一样的有心无力。

    我这才知道他叫天宇,尹正贤最好的朋友,我就这样糊里糊涂地成了那个叫做尹正贤的女朋友。

    我脑子还未能反应过来,我思绪尚未梳理得清,我唯一能清晰意识到的是,为什么是他,为什么不是他?

    (三)卑微的快乐也幸福

    跟尹正贤相处久了才慢慢发现他的温柔和周到,细致却不失唐突,是春天清晨的凝露,淡淡的清香,淡淡的感动。慢慢习惯有他陪他身边,无论是走路还是专心学习。我们的约会有时是三个人一起的,包括天宇。吃饭的时候,我们都会叽叽喳喳地对任何鸡毛蒜皮的事争论不休,面前的每一条青菜也逃不过我们口角的炮弹,天宇则是静静地坐在一旁,微微笑着,看着我们,低头大声地吮吸着细细的面条。我不再正眼望过他,依然跟正贤瞎扯胡闹。正贤竟然说我今天怎么这么兴奋啊是不是烧坏脑了。继续口水战。肆无忌惮。他输了的话我会捏他脸蛋,会用筷子调皮地敲他的头,会笑着帮他擦掉留在嘴角的残余物。在天宇的面前。

    正贤出去买饮料了。我也想跟去,他不给,我只得很不情愿地坐下。对面的他,是什么样的表情我不敢抬头去看,死命地盯着盘子里的被我折腾得恨不得起死回生起来抗议的青菜。感觉到左额边的触动,我一呆,忘了该做出些什么反应。像微风拂过,姗姗来迟的春天的妙手轻柔地掀起破晓的雾气,不小心滑下的头发被轻轻挽回耳后。我这才有了感觉,左手条件反射般地伸上去要摸下头发,却更加不小心的,与他要退回去的手背相擦而过,就那轻轻滑过的一秒,终于有了交集,手背想跟手背说话,却是长久不得的叹惋。

    “看你还是这么不小心,头发快和饭菜搅到一起了。”

    “哦。”我抬头,碰上满是心疼与关切的眼神后迅速低下头,像极了做错事的小孩。

    正贤回来了,面前是连瓶子外面都在冒汗的可口可乐。我皱了皱眉头,正要伸向吸管时,天宇直接从我面前拿掉了瓶子。

    “芷颜不能喝冰冻的汽水。”

    我终于看着他说不出话,他怎么这么了解。不知道是心疼还是心动的感觉,恨恨的,对坐在我对面的那个男生。

    正贤笑着说你怎么知道啊。三个人都沉默了。天宇起身离开位子,气氛顿时和缓了很多很多。正贤低声问我,带着责备的语气,“芷颜你没有跟我说过你不能喝冷汽水。为什么?”我低头无语。我知道他在等着我回答。真是无聊的问题。

    “我没必要事事都要跟你报告吧。”

    正贤一下子腾起来,从没有过的激动。

    “你……”

    “喝吧。”几乎同时,一杯豆浆轻轻又坚定地站在我面前的桌子上,吸管是插进去了的。

    他们打架了,据我了解,是他们认识五年来的第一次,为一件卑微的小事,为一个卑微的女孩。看着他们越打越狠的气势,我吓呆了,掩着嘴哭起来。天宇好像听到了我的哭声,回过头来看我的同时,一股鲜红的血从鼻子里呼啸而出。脑海里突然闪过一股殷红,我闻到了那血的味道,同时看到了他们同是杀气腾腾的眼神。

    夏日的花香变了味道,日愈来愈长,夜越来越短,思念在黑夜里存活的时间越来越简短,却愈加强烈不舍。明白有些事只能去感觉去体会,有些话要积存要回忆,有些人不得不深深埋藏在心底某个角落。

    那次事件之后他们冷战了段时间,也是我最难熬的时间。我依然跟正贤出入双双,但他是不会让我去看其他男生的。我说我不会跟他们跑了的,他诡异地笑着说怕的是他们误会了我热切的眼神所以要把我从他身边带走。

上海滩老大 发表于 2009-5-12 17:19:31

我们只是简单地牵手,只是牵手而已。大学生了还这么羞愧的。正贤经常在我耳边抱怨这个抱怨那个。我没有多加解释,仿佛已经习惯了,没有半点回应的必要。而我的沉默就是最清楚的回应和解释。终于,在一次同乡会聚会上,他喝醉了,硬要亲我。我被抓得挣扎不得,当他俯身过来时,我不知觉地掉下了眼泪,他吓坏了,酒立刻醒了大半,却对着墙使劲地捶啊捶,直到手掌渗出了红红的血渍。

    偶尔会在校道上或饭堂里远远地看到天宇,但我们从来不打招呼,只对望了一眼就各自走开了。

    看着他们重新坐在一起聊天,我心里顿时快乐了起来,会无缘无故地笑出声来。我们依然在一起,在旁人眼里是多么幸福的一对。正贤觉出了我的若即若离,经常为无关痛痒的事对我发脾气,他气呼呼地走开了,看着他离开,我心里不知是何种滋味,酸酸的解脱。有时还会爽约,过了约定时间五分钟后他还没到的话我就走了。但是过后他会跑来跟我细细地解释,看他焦急的样子,我突然心疼起他来。我觉得我应该为他做点什么。

    电影快开始放映了,一个人影突然站在我旁边,我一抬头就认出了是天宇,看不清他的表情,好久不见不知道他有没有变了多少。

    “正贤不会来了。走吧。我带你去看另一场电影。”

    依然是很平静的语气,听他说话会觉得全身轻松的,可能是太久没听到的缘故吧。

    我还没说话就被他拉起我的手向门外走了,这次我没有半点拒绝挣扎。天宇突然回头朝影院门口那边冷笑了一声。我想回头,已被他拉着我跑起来。跑在繁华的街市,灯火辉煌,我们这么勇敢,那么任性。

    我们没有去看另一场电影。我跟天宇说下次要补回哦,他摸着我的头说有机会的。我只是不想,这样两个小时静坐在影院里,没有交谈,没有故事,没有……下文。

    我们静静地相倚在珠江边上,看珠江另一岸的热闹,听声响不绝的滔滔江水。眼前的霓虹灯美得眩晕,一切都很平和安宁。

    “天宇,带我走好吗?”

    静默。然后他俯身亲了一下我的额头,紧紧地把我拥在怀里。

    我贪婪地感受着他的味道,怕,下一秒就会失去,怕,不再熟悉。

    并非不够勇敢,并非相爱太浅,并非太够顾忌。他说我们都输不起了,日子消磨了太多的容颜,削掉了一层又一层的光泽的外衣,想真正拥有你,当初那么不忍,却仍故作洒脱地放你走,如今幸福是习惯了远远注视你,默默守候你。

    “颜颜,正贤是我最好的兄弟。”

    “……”

    “颜颜,我们这样的迷藏还有什么意义吗?”

    晴天雨天,下个季节的等待

    我向正贤提出分手,他没有说话,就那样静静地望着我,望到我快要心虚。我们就在那对坐着,我没有正视他,却仍感觉得到他强烈的不知是何样的目光。许久,他才开口说话。

    “芷颜,我一直以为,你的沉默就是接受……却不想原来是我让你觉得这么累这么苦。”

    一杯豆浆放在面前,像在挑衅着什么。

    “我习惯了喝牛奶。”

    是啊,真的是习惯了。以前喝牛奶总会吐出来,如今反而很依赖每天早上的牛奶,比豆浆浓,香,清澈。

    “不喜欢为什么不说啊。当初天宇他说早餐应该给你送豆浆,我却固执地送牛奶,人人不是都应该喜欢喝牛奶的吗?我就是那么傻啊。”

    我怔住了。

    “那,那晚修后……”

    “是天宇。他答应了会帮我追到你,他说了不会干涉我们,他却没有跟我说过你怕黑,但有天晚上我不小心发现了,所以,所以……”

    “所以有了第二天的那封信?”

    我这时的愤怒是极其吓人的,胸口被堵得发慌,吐不出一个字,正贤也怕了。他紧紧地拉着我的手说:“并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对你绝对是真心的,我……”

    “我知道最后输的是我,我只是不想这天快点到来。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想时间能够延长到48个小时……”

    这些如果是以前,我听了会觉得惋惜吧,现在我却那么的恶心,虚伪。

    挥过去的巴掌终于还是犹豫了下,停住了。我转身冲进磅礴大雨中。

    天宇见到我的时候大声地冲我喊“你疯了啊干嘛这样折磨自己的身体。”

    “不要你管我。”

    又是被他拉着走的。都没有撑伞。在我要倒下后仍感觉到雨在哗啦啦地下着,我在雨中飞翔着,想喊却发不出声来。

    梦中,也曾是这样的的雨天。一个陌生的男生,突然钻进我的伞下,嘻嘻笑着说太大雨了就借借哦。以后的下雨天,都会有一个高高的身子钻进我的伞下。每次我都会说“哦,怎么这么巧啊?”他依然嘻嘻得笑着说“等你啊。”然后抓过我的书包拿过我的伞,一起踩路上的坑坑洼洼,一起回家。

    又是木棉花开的季节。暖暖的红,红红的温暖。染红了的梦想,褪色的记忆。他站在我身旁,我站在狭小的高高的石头上面,靠得那么近,那么紧。同望头顶火红的木棉,他说颜颜你知道吗木棉的花语是珍惜身边的人,珍惜眼前的幸福,我会永远都在你的身边。下面走过的同学笑着说,颜颜,你们挺相配的啊。我的脸红了,和木棉那个季节的颜色一样。

    醒来。我的手被天宇抓在手里。

    “小天。”终于穿过岁月的隧到穿过数不清的日日月月,这样的问候,是不是太迟了。

    “颜颜。你好。”

    “小天最帅。”

    我们终于微笑了,笑出了声音。

    他问我怎么突然记得那么久远的事。我说其实一直没有忘记啊,那时虽只相处了一个学期,但是……

    是的,那个十岁天空下,那个春天的伊始,就认定是你了。可是,为什么要我兜那么大的圈才认得你才记起你。

    迟到了吗?还赶得及下个花季吗?

    (四)不想说再见,却要真正离别

    我起身,小天来得及起身却来不及过来扶我。我再次倒下时看到一个红晃晃的身子飞奔过来抱住了小天,只不过,这次是倒在床上,松软的却让我更觉眩晕。

    “亲爱的我找你找得很辛苦啊。”

    天宇握住她的手,冲着我好不容易才挤出一个几乎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小女孩很热情地跟我打招呼,自我介绍。最后硬是拉着他走了,还一个劲地跟我说抱歉。

    “原来是颜颜姐啊。以前好羡慕你呢。”

    痛痛快快地睡了一觉,睡了几天我也不知道了。直到爸妈闻讯坐长途过来,他们一直在找我我却一无所知。我又倒在妈妈的怀里哭了,累了,睡了。

    “带我离开这个城市。”

    这所大学的校园也有好看的开得热切的木棉,我等不及它们开花,在它们快要黄叶飘零时匆匆离开,我不要它们送我,不要谁送我。

    就一个人,静静的离开。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结束在开始之前

上海世贸论坛 © 版权所有
本站网址:http://trade.wtosh.com E-mail:zhujp@wtosh.com Tel:021-59997393 工作联系QQ:点击这里给本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