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世贸网

上海滩商界社区|上海世贸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88|回复: 0

韩庚尹正同人小说之虐恋一剪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2-18 15:46: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他是“颜霸寨”的大当家,总是穿着一身素衣,长发飘飘,站立在船头,甚是脱俗迷人。
  
  从什么时候开始,“韩庚”成为无数少女日夜念着的名字。她们梦想着有一天,可以嫁进“颜霸寨”,成为韩夫人!
  
  “你还是不能忘记他吗?”少当家孟二奎甚是不屑地问道。
  
  “忘记?怎么忘?”
  
  “追你的漂亮妞排到印度去了快,找几个来颜霸寨玩一下,自然就忘记了?”

  “我是说压根不曾记起,如何谈忘记。”韩庚轻蔑一笑,转身离去。留下孟二奎一个人,一声叹息!

  很久以前……之所以说很久,大概是因为发生在那时的事情,实在不愿意被人想起了吧!

  “颜霸寨”是武林数一数二的大帮派!大当家韩庚,拥有绝世无双的武技,潇洒风流。少当家孟二奎年仅16岁,却生得面如冠玉,目若朗星,而功夫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在两位当家人的率领之下,加上祖传之“龙虎剑诀”庇佑,开疆拓土不断,“颜霸寨”日渐壮大雄厚,距离称霸武林仅有一步之遥。

  彼时,能与之抗衡的只有曾经的武林第一大帮派“笑霸山”。笑霸山霸主袁华独创的“囧功”威慑武林。只是后来,曾经的二当家不满大当家的独断专行,导致内斗加剧,帮派日渐没落,这才给了颜霸寨可乘之机,当然那位二当家如今早已不在山上。为了打击“颜霸寨”的势力,袁华决定挑选山中颜值最高者潜入“笑霸寨”,伺机将其一举歼灭。

  他叫尹正,那年,他才18岁。

  小时候,他也是贵公子一名。父亲是才华横溢的状元郎,母亲是出身名门的闺秀女。在他5岁的时候,父亲因遭遇政治牵连被捕入狱,含冤而终,母亲在家中悬梁,而他则流落街头,靠乞讨度日。直到遇到笑霸山霸主袁华。袁华将其带到笑霸山收养,教其识字、习武。

  袁华选中尹正,不仅仅因为尹正是“笑霸山”相貌最为出众的,更是因为尹正对于袁华的忠心!袁华对尹正说“你此行甚是凶险,如若能平安归来,笑霸山大当家的位置就是你的!”

  尹正跪拜袁华:“我并不想做当家人,我自小没有亲人,您就是我的再世父母,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亲人,为了您,哪怕是刀山火海,我都在所不惜!”

  终于,在万中挑一的竞争中,尹正顺利加入颜霸寨。尽管长相还算出众,但是身处平均颜值9.0的颜霸寨,尹正就真的只能是一般般了!所以,初入颜霸寨,比起其他人的“受重”,他干的活就只能是打打杂,看看院子了。

  寒冬腊月,大雪纷飞。尹正独自一人站在大当家韩庚的门外。他冷极了,瑟缩在门口一角,使劲裹了裹御寒的大衣,又不敢睡着了,侧耳听着屋内的的动静!

  屋内烧的是最好的炭火,熏的是宫里才有的合欢香。软绵绵的床榻上,睡着的是万花楼里的头牌姑娘。

  尹正已经无聊到开始数着姑娘的叫声了,暗暗寻思着,这大当家平日里真是看不出来,私下里却是这样的淫乱。再想想自己,听到的都是这样污秽不堪的声音,真正有价值的信息,却一无所知,真是辜负了徐霸主的期望。也不知道要在这颜霸寨熬到什么时候。

  夜更深,屋内的温存声也渐渐平息。实在熬不住,尹正也几乎要睡着了……

  “很冷吗?”

  “废话,要冷死了”

  “回去睡好了”

  “哪敢啊,大当家会杀人的!”尹正想,我果然是又冷又累,睡着了做梦都能有这样的对话。

  “我有那么凶狠?”

  这一句“我有那么凶狠”,吓得尹正彻底醒了过来,慌忙跪在地上:“大当家饶命,小的并不是那个意思,小的的意思是说……”

  “哎!真是想睡的人不能睡,能睡的人却又不想睡。你进去拿我那件披风出来吧,顺便还有烧好的酒,陪我喝一杯吧。”韩庚边说边直接坐在了台阶上,轻轻的低下头,盯着脚下的白雪。倒是尹正一时愣在那里。

  “快去呀”听到韩庚的催促,尹正这才缓过神儿来,掀开帘子,进了屋子!屋里真是暖和极了,连不曾经历情事的自己,都感觉脸一下子红了起来,不由自主的看了看床上的姑娘,露出的半个玉臂真是美极了。来不及多想,匆匆拿了披风和烧酒就出了门。

  帮韩庚披好披风,倒好烧酒,尹正就又缩到一角站着去了。
  
  “你傻站着干嘛,过来陪我喝一杯呀!”韩庚看也不看尹正一眼,就这么霸道地轻喊了一句。

  冰天雪地里,两个地位悬殊,彼此陌生的男人,却开始“把酒言欢”了!尹正自然是不敢多言的,不时偷看韩庚两眼,韩庚长的真是好看。俊俏的五官,却又不显得阴柔娇媚,透着骨子霸气,叫人陶醉。

  “你叫什么?”“多大了”“哪里人”“怎么来了颜霸寨”

  这些问题早在来颜霸寨之前,尹正就已经背了不下1000遍了,但此刻却还是紧张的很,甚至回答的有些结结巴巴的。不过这一切似乎并没有引起韩庚的关注,他的问题大概也只是随口一问,或者说是没话找话说吧!

  喝了一壶烧酒,天也渐渐泛白,话不多,却感觉前所未有的平静……那夜之后,尹正不再是颜霸寨的小护院,而是变成了大当家身边的红人,跟着韩庚进进出出。

  尹正喜欢音乐,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用笛子吹一曲《一剪梅》。““爱我所爱无怨无悔,此情长留,心间,雪花飘飘北风萧萧,天地一片苍茫……”

  韩庚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喜欢这样细腻的曲子?”

  尹正说“因为我小时候,我娘会唱这首歌给我听,我听到这首歌,我才会觉得没有那么可怕”

  韩庚说“你在怕什么”

  尹正说“我在怕我有一天会变得一无所有,甚至连我自己都失去”

  韩庚说“你到底是谁”

  尹正说“我是尹正”

  从那天开始,韩庚开始喜欢听尹正为他吹笛子,情到深处,韩庚喜欢舞剑,大汗淋漓之后,两个人一起把酒言欢,好不快乐!

  “你最近好像不太一样?”孟二奎疑惑地看着韩庚。

  “哪里不一样呢?”

  “好像……好像比以前开心了很多?”孟二奎坏坏的一笑,似乎洞悉了一切一般!

  从什么时候,再也没有万花楼的姑娘进过韩庚的房间了。大家都以为是因为小雨姑娘要回来了,大当家的好日子应该不远了吧!

  小雨是韩庚的师妹,两个人青梅竹马长大!韩庚成年后下山加入笑霸寨,最终成为大当家,小雨继续跟随师父学武,约定待小雨16岁后,两人便完婚。尽管韩庚的女人从来没停过,但是笑霸寨的人都知道,在他们大当家心中,唯一的韩夫人就是小雨了!

  明日,是韩庚和小雨的好日子,新娘凤冠霞帔,艳惊四方。新郎英俊潇洒,玉树临风。

  依旧是那个台阶,一壶热酒,只是天已经渐渐暖和起来。韩庚和尹正并肩而坐。

  “恭喜大当家,明日就要大婚了。”尹正轻酌一杯。

  “有什么可恭喜的,是人总要娶妻生子,人生常事而已。”韩庚淡淡地讲了一句。

  “娶妻只是为了生子,为了完成一件人生常事吗?”尹正问道。

  “不然呢?”韩庚死死地盯着尹正问道。

  “我以为是因为爱……”

  “我爱小雨,我娶小雨不是因为要完成一件人生常事,我娶她是因为我爱她”,韩庚牵着小雨的手,在心里狠狠地念叨着这句话。韩庚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变得如此气愤,为什么会一直念叨这句话,这句话到底是念叨给谁听的!

  当晚,颜霸寨的人为庆祝大当家大婚,各个喝到酩酊大醉,尤其是韩庚,不顾新房中的新娘子,喝到几乎不省人事。就在颜霸寨最放松警惕的时候,颜霸寨的死敌之一,猛虎帮的人里应外合,趁机偷袭!

  尽管几乎醉到不省人事,但好在孟二奎功力深厚,以一敌百不在话下。倒是韩庚此刻命在旦夕。千钧一发之际,尹正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胆量和勇气,竟然用身体死死地护着韩庚,韩庚这才幸免于难。

  终于打退猛虎帮,查处内应,狠狠处置。而此刻的尹正,却因为中箭,有性命之忧。尹正躺在床上,想到了自己的娘,想到娘为自己唱《一剪梅》;还想到了袁霸主,袁霸主把他从乞丐堆儿里抱出来;他还想到了自己,想到了韩庚。他为什么要救韩庚,他来颜霸寨的目的不是为了杀他们吗?如果被他们知道自己其实也是卧底,会不会像猛虎帮的奸细一样,被乱棍打死,然后去喂狗呢……

  “一定要救活他,不惜一切代价,我要他好好活着!”

  恍惚间,尹正好像听到了韩庚的声音,还是那么的霸气!他说他要他好好活着,是的,他还活着!可是,他真的好想死去,或者就永远不要醒来!

  “你醒了,你终于醒了,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你再也不会醒了!你真的醒了,太好了……”这还是那个冷酷的韩庚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了!

  “恩……”尹正还是睁开了眼,轻轻地应了一声!

  “太好了!”此刻的韩庚像个小孩子一样,欢天喜地的张罗着厨房赶紧做些好吃的给尹正,大夫再给好好瞧瞧,千万别有什么后遗症,丫鬟们赶紧把屋子里的窗子打开,好通通风,再换些花草,这样才有生气一点儿!

  尹正救了韩庚的事儿,很快就在江湖传开了,笑霸山自然也知道了。“我就说尹正那个小子靠不住吧,他一定投靠了颜霸寨!”有部下愤愤地说道。

  “我觉得尹正干的太棒了,如此一来,想必那韩庚会对他信任有加!猛虎帮也是不知好歹,想趁机行刺,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重量!”袁华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很快,尹正就收到了袁华派人送来的密函。猛虎帮的暗杀虽然失败,但无疑也是给了颜霸寨一个不小的打击。此刻的笑霸山也准备趁颜霸寨受创之际,采取行动。他们希望尹正,一来给颜霸寨的两位当家下一种慢性毒药,二来希望尹正加快行动,尽快拿到颜霸寨的路线图,以方便笑霸山的围剿。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背叛你,你会怎么办?”尹正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竟然这样问韩庚。

  “我会杀了你!天底下的人,谁都可以背叛我,唯独你不可以!”韩庚说的斩钉截铁。

  “小雨呢?”尹正突然开始惊慌自己为什么会问小雨,“还有,还有孟二奎。”

  “小雨……”韩庚竟然一时语塞,“总之,你不可以背叛我,也,也不可以离开我”

  尹正傻傻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在这一瞬间,韩庚也不知道自己是从哪来的勇气,竟狠狠地把尹正拥在了怀里:“你不可以离开我,永远都不可以!”

  没有推搡,没有反抗,尹正就这么心甘情愿地被韩庚拥抱着,竟然有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涌上心头。这一刻,他希望时间可以停住,他可以一直在这个怀抱里,直到永远!

  突然,尹正感到一个湿热的东西钻进他的嘴里,温柔的挑逗着自己羞怯的舌头,慢慢的,自己的舌头也被带进另外一张嘴里,被搅动着。灵动的舌头舔舐着他敏感的上颚,滑过他的齿边,吸走他的唾液……

  这……这就是接吻吗?初经情事的尹正感觉整个人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一般。可是,接吻不是应该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情吗?可是,他们是两个男人啊,两个男人为什么要接吻呢?

  韩庚结束了这个长长的吻,他看着满脸通红的尹正,突然感觉到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男人竟然变得对自己来说这么的重要,重要到就算他是一个男人,自己都想狠狠地占有他……

  这个拥抱,这个亲吻,这个温暖的画面,却被小雨全部看在了眼里……



  笑霸山的叛徒,袁华的密函……当着孟二奎的面,小雨恶狠狠地将这一切摔在了韩庚和尹正的面前。“他是奸细,韩庚你应该亲手杀了他!”

  “告诉我,你是奸细吗?”韩庚问尹正。

  “我是,你杀了我吧!”尹正绝望地看着韩庚,他希望他可以杀了他!

  “你不是,你不是奸细,你是尹正,你只是尹正,你说过的!”

  “我是尹正,可我是笑霸山的人,小雨说的没错,我就是奸细,我对不起笑霸山,我该死,你杀了我吧!”

  “那你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我只是想那么做,我求求你,别让我死的太难过,但是,请你杀了我吧!”

  “你的命是我的,没有人可以代替我决定你的生死,包括你自己在内!”

  突然间,尹正哭了,像个孩子般放声大哭,他的哭声一直穿透颜霸寨……

  那一天之后,没有人知道尹正是死是活,也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尹正”两个字似乎成了颜霸寨的禁忌,没有人会提起这两个字。

  从此,颜霸寨的大当家开始变得不近女色,平日里只喜欢吹一曲《一剪梅》,或者就一个人在深夜里,坐在台阶上,喝一壶烧酒!

  “你还是不能忘记他吗?”孟二奎总喜欢问韩庚这个问题,问了至少有100遍

  “忘记?怎么忘?”

  “追你的漂亮妞排到印度去了快,找几个来颜霸寨玩一下,自然就忘记了?”

  “我是说压根不曾记起,如何谈忘记。”是的,也许在韩庚心里,他希望的是那个人从来没有出现过,既然没有出现,自然不会记起,那么又何谈忘记呢?可是,他骗得了别人,却无法骗自己,那个拥抱,那个吻,竟让他如此想念……

  真的好想好想他……

  很久以后,颜霸寨再无大当家,江湖再无韩庚……

  很久很久很久以后……

  郑和大人要选派6名勇士以特殊身份下西洋……

  “你好,我叫尹正,我是笑霸队的第三位成员”

  “你好,我叫韩庚,我是颜霸队的第二位成员”

  故事未完待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上海世贸论坛 © 版权所有
本站网址:http://trade.wtosh.com E-mail:zhujp@wtosh.com Tel:021-59997393 工作联系QQ:点击这里给本站留言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世贸网 ( 沪ICP备10034107号-3

GMT+8, 2018-7-17 11:5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