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世贸网

上海世贸论坛 | 阿拉上海论坛|上海滩社区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4|回复: 0

齐向东:互联网公司的暴利阶段结束了 互联网思维是落后思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9 19:51: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主持人|陈琳 制片人|陈琳 执行制片人|鲁婧涵
文|鲁婧涵
核心提要:
1.对于正式施行的《数据安全法》,齐向东认为,对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是一个大考。因为《数据安全法》规定,App在服务过程中要以最小化原则收集用户隐私,且放在数据后台里的隐私信息必须加密存储。另外,如果数据被黑客拖走了,那负存储义务的公司要承担责任。
2.齐向东指出,目前App过度收集用户隐私的情况还触目惊心。而消费者在与企业和机构博弈的过程中,是没有力量的。所以保护消费者是国家的责任,是立法者的责任。
3.百度公司董事长兼CEO李彦宏曾在论坛上公开表示:“中国人对隐私问题的态度更开放,也相对来说没那么敏感。如果他们可以用隐私换取便利、安全或者效率。在很多情况下,他们就愿意这么做。”这一表态引发热议。对于这个观点,齐向东回应:“专家替老百姓做主的话,我觉得都可以不听。”
4.《数据安全法》实施后,齐向东认为,不存在一批互联网公司倒闭,不过,互联网的暴利阶段结束了。
5.谈到滴滴被安全审查,齐向东说,“这是一个非常标志性的举措。就是网络安全我们从意识已经落在行动上。”“不符合这个要求,企业可能就会被退出市场。”
6.齐向东表示,网络安全产业正进入一个真正的爆发期。“互联网的协议(TCP/IP的协议)从创造那天开始就没有考虑安全因素。”
7.关于网络攻击的攻击源,齐向东指出,并不一定能识别,但在制定安全战略的时候一定要有假想敌。“网络攻击是一场战争。”
8.谈到互联网风口,齐向东说:“一个风口差不多20年,前8年属于混战期。在混战期里,绝大多数的企业是不盈利的,因为混战就是为了抢地盘。”
9.回顾2010年之后进入市场的互联网公司,齐向东指出,就两个结局,要么被灭,要么被巨头收编。
10.在一次内部演讲里,齐向东讲到,“互联网思维是落后思维”。因为互联网思维讲的是极致型的用户体验,但是这个体验其实带有诱骗性质。
11.追忆周鸿祎抛售奇安信股权细节,齐向东说,周鸿祎认为360集团在未来的发展当中,如果一直不做To B业务,会有问题,所以奇安信需要把分家协议终止,改成分手协议。
万物互联时代,数据安全问题已成为数字经济高质量持续发展的关键点和压舱石,加强数据安全与隐私保护是维护国家安全和竞争力的战略需要。中国第一部专门针对数据安全的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数据安全法》(下称《数据安全法》)于2021年9月1日起施行。《数据安全法》整治了哪些互联网乱象?个人隐私将如何获得保护?网络攻击的源头如何判断?本期凤凰网财经《封面》对话“网安一哥”奇安信集团董事长齐向东。
9a9b3e4e7fba46a4893b01c5e9584237.jpeg
01、齐向东:《数据安全法》的实施对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是大考
凤凰网财经《封面》:很多人说现在的互联网企业,他们靠数据赚钱,不靠主营模式赚钱,那本质上不就是要用信息、用隐私去赚钱?
齐向东:理论上讲是这样。所以现在国家加快出台《数据安全法》,其实和这个现状直接相关。因为这个情况不再治理已经不行了。所以《数据安全法》9月1日实施,我觉得对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是一个大考。
凤凰网财经《封面》:大考?
齐向东:对。首先,它规定了很多原则性的东西,如果再结合《网络安全法》、《个人隐私保护法》对大数据、互联网的企业的一些约束,会形成一个非常强大的法律屏障,来迫使这些互联网公司改变自己的模式。
比如规定里约束,收集用户隐私以最小化原则。这个对互联网公司目前的盈利模式有打击,因为目前的盈利模式是能收尽收。比如查一个航班,可能它收集你的个人信息,包括你的电话号、身份证号、地理位置,他收的目的是为了把你的画像画清楚了,为了投其所好,推广告,靠你的点击给他赚钱。(信息)收得少,就意味着给你画不成像了,他就不能投其所好,精准打击,给你推广告了,那他广告的效力一定会下降。
第二,在APP服务过程当中,以最小化的原则收集上来的用户的隐私信息,放在数据后台里,必须加密存储。互联网公司有自己的大数据中台,这个中台就是大数据集体画像的一个平台。互联网公司可能有一百项业务,每一个业务都到这个中台去请求拿东西。如果按照《数据安全法》的要求,你以最小化原则收集隐私数据,最后要加密的形式存在你的服务器里,那通过中台再给用户画像,也很困难了。
第三个强制性的要求,就是如果数据被黑客拖走了,给国家安全造成了损失,给用户造成了损失,那有存储义务的公司要承担责任,这又是一个追责的环节。
02、齐向东:APP过度收集隐私用户无力博弈 必须国家出手
凤凰网财经《封面》:治理互联网乱象,核心痛点应该是治理什么呢?
齐向东:得诚实吧,就是你对用户干的事,要符合你给用户做出的承诺。比如说前一段时间工信部、网信办纷纷治理APP过度收集用户隐私,这个情况还是触目惊心。
凤凰网财经《封面》:触目惊心。
齐向东:对,工信部曝光了上千款APP,过度收集用户隐私的,看了以后,只能说想不到。去年到现在,工信部下架了200多款APP,网信办下架了500多款APP,都是过度收集用户隐私。因为过度收集用户隐私,在市场上给用户道歉的,涵盖了目前互联网主要的所有的平台。也就是说,他们违背了对用户的承诺,那这肯定会影响他们发展的。
凤凰网财经《封面》:以前人家说中国人是更愿意让渡自己的隐私权利、数据被收集来换取便利,其实那个不一定是自发行为,而是逼不得已的?
齐向东:对,专家替老百姓做主的话,我觉得都可以不听,对吧?
凤凰网财经《封面》:所以现在国家要帮老百姓做个主?
齐向东:对,因为在和企业和机构博弈的过程中,消费者是没有力量的。所以保护消费者是国家的责任,是立法者的责任。这才体现出只有法制社会才能推动社会的文明和进步,这逻辑就通了。
9a67361dec214e87a2308a6e8ce20740.jpeg
03、齐向东:互联网的暴利阶段结束了
凤凰网财经《封面》:尽管从长远来说,这是一个拨乱反正的过程,那从短期、中期来说,是一批互联网企业就“死”了,互联网这个行业入行的门槛就高了?
齐向东:我觉得到不了那个程度,不存在一批互联网公司“死”去,只不过互联网行业从一个暴利的产业,进入到一个正常盈利的行业吧。你大概承认吧?互联网是个暴利行业?
凤凰网财经《封面》:当然,薪水就能看得出来。
齐向东:对,所以它就结束暴利期,进入正常盈利的阶段,对他们来说,不存在不公平。我觉得国家对互联网创新的产物,采取了极大的包容度和包容性,已经可以了,对吧?
04、齐向东:企业不符合网络安全的要求可能被退出市场 滴滴是标志事件
凤凰网财经《封面》:国家网络安全这么受到重视,那奇安信就更要被倚重了?
齐向东:对。关于网络安全,国家的一些大的政策的落地,尤其是对滴滴出行依据网络安全审查办法,对它进行安全审查,然后在审查的期间又停止它新的用户的注册,这是一个非常标志性的举措。就是网络安全我们从意识已经落在行动上。所有的企业在数字化的时代,都必须要按照国家法律的要求,符合网络安全的要求。如果你不符合这个要求,企业可能就会被退出市场。再加上工信部推出了《网络安全产业发展的三年行动纲要》,这个《纲要》里有两个石破惊天的数字,一个是重要的计算机系统、重要的行业,网络安全投资占比不得低于10%。
在这之前,我们国家的网络安全在IT当中的投资占比是1%到3%,而美国政府,这个投资占比是20%,中国和美国之间差十倍,这就是中国的网络安全产业规模比较小的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没有买方市场。这次工信部这10%尽管离美国政府的20%还有差距,但这已经是相当大的一步跨越了。这个钱投到市场上去了,会形成市场的巨大的拉动力,所以网络安全产业会进入一个真正的爆发期。
我们知道互联网是一个不安全的网络,因为互联网的协议(TCP/IP的协议)从创造那天开始就没有考虑安全因素,而且互联网公司创办的时候是以便捷性为优先条件的,网络本身并不是实名的。
05、齐向东:网络攻击是一场战争 制定安全战略要有假想敌
凤凰网财经《封面》:奇安信的很多客户是这种国家政府部门对吧?最多的攻击源是哪,有没有国别或者是年龄或其他特征?
齐向东:绝大多数的攻击源都来自于国外。网络攻击完全从攻击源来判断攻击者还不行,因为攻击者为了隐藏自己,他往往对自己的身份要进行伪装,伪造攻击地点。它就是在国外,在你拿不到证据的地方是要有一个跳板,然后他把他跳板的IP放到一个第三国。
凤凰网财经《封面》:这不容易被识破吗?
齐向东:识别不了,因为你知道是跳板,但是你不知道谁在利用这个跳板,因为都是匿名的。
凤凰网财经《封面》:所以我们看到比如说美国发生了一些事件等等,然后他就会诟病是俄罗斯攻击。
齐向东:多数都是假象。
凤凰网财经《封面》:所以网络安全战是不一定看得清敌人的战争?
齐向东:只能加强自身,把我们自身的网络搞得更加安全一点,让他不管借道哪个国家,都不能够成功攻击我们的网络就行了。但是我们在制定安全战略的时候一定要有假想敌。有些攻击是带有组织利益或者是国家利益的,你可能就会猜测他一定是某个受益国干的。
凤凰网财经《封面》:得有假想敌。其实从4月份连续出台了跟网络安全相关的多部法律。这是不是说中国现在面临的网络安全风险是已经很大的了,那假想敌又是谁?
齐向东:网络安全风险很大。假想敌还是来自于国际环境。因为以前我们改革开放40年,都是在国际大环境非常平稳和和平的前提下进行的。我们大量地引进国外的先进的技术,来建起了我们今天的通信网络。如果这种网络安全和国家安全息息相关,那么我们在网络安全防备的国家的对象上,就要和现实的国际环境相结合,尤其是现在各个国家都成立了网军,比如美国、俄罗斯、英国、德国,都成立了网络作战部队。网络攻击是一场战争。如果一个国家通过网络攻击破坏我们的关键基础设施,我们就可以用导弹来进行回击,也就是说把网络战列入到常规战争的一个组成部分。
所以网络安全里很重要的一个部分,就是政府的网络安全和关键基础设施的网络安全。政府的网络安全我们很容易理解了,你防备的假想敌、你战争的假想敌是谁,你的网络安全的假想敌应该也是谁。
第二个大的网络安全叫关键基础设施。比如电厂、高铁、地铁、输油管道、燃气管道、水电、水坝。现在这些关键基础设施也都全面数字化了,有的敌对国家会用网军来攻击你的关键基础设施。所以国家战争的假想敌是谁,它的假想敌应该就是谁。但对一般的一个中小企业,比如生产鞋、生产食品的一个企业,那你做网络安全的时候,假想敌就不一定跟战争挂在一起。
6c626472b8be4a5aa712e8cc01370347.jpeg
凤凰网财经《封面》:您会不会是互联网公司里面最有老干部思维的,要跟着国家战略走?
齐向东:我们民营企业作为我们经济建设的一个重要力量,一定是在政治体制和经济体制的框架下,才能发挥你自己的作用,否则的话,你不能添砖加瓦,变成捣乱的了,那你活不下去。做网络安全企业,我们的主战场一定是在中国,一定是以保卫国家安全为第一要务、第一重任的,所以我们应该和这样的体制融合。
06、齐向东谈互联网风口:一个风口就20年 前8年属于混战期
凤凰网财经《封面》:你们现在是企业安全To B的老大,现在还没有盈利,但排在后面的几家网络安全公司都盈利了,这是为什么?
齐向东:一个产业的发展不能用盈利来描述,一个风口差不多20年,前8年属于混战期。在混战期里,绝大多数的企业是不盈利的,因为混战就是为了抢地盘。那靠什么来维持它的经营呢?靠风险投资、靠资本市场、靠股票市场。所以如果资本市场判断,它会在未来10年、20年之后独占鳌头,那就是大机会。
很多网络安全企业盈利了,是因为他们出生的那个年代,网络安全不在风口上。如果一个行业不在风口上,就意味着吸引不来风险投资。所以为了防止自己弹尽粮绝,就只能是小本生意,然后边挣边发展。
但是奇安信是诞生在网络安全成为风口的时点上,所以奇安信捕捉的不是每年赚多少钱,捕捉的是20年之后奇安信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企业,我们会创造多大的价值。
凤凰网财经《封面》:生得早不如生得巧。
齐向东:天时嘛。
凤凰网财经《封面》:早赚小钱的公司不一定能做大。
齐向东:对,因为他过早的赚钱了,所以他就背上了赚钱的包袱,那就影响投入。因为你投入一大了,赚得就少了,资本市场不乐意,说你不能越发展越往回倒,就是为了市场的这个要求,所以影响了自己的战略布局。
凤凰网财经《封面》:照您这么说赚钱晚还好了呢。
齐向东:点,踩着点。我觉得差不多今年或者明年,网络安全产业的混战期可能就结束了。第二个时期是模仿和竞争白热化期,会出来大量的公司来模仿,大量的资本来寻找适合的团队,尽快开进市场,这是风口,就好赚钱了。
07、齐向东:过去十年互联网公司就两个结局 要么被灭要么被巨头收编
凤凰网财经《封面》:是不是即便进入第二阶段,这一哥的位置是坐踏实了?
齐向东:根据我的研究,混战期结束之后形成的格局,在整个风口结束之前都不会改变。因为互联网2010年到2020年这10年都干什么了?这10年就是很多投资人投钱,支持了很多互联网公司,数以百计的互联网公司在蓬勃发展。发展的过程当中,这些巨头们看着它有竞争力,有挑战性了,就把它收为自己的体系内了,然后看着收上又不划算,留着又是个威胁,就通过竞争的手段把它给灭了。所以2010年之后进入市场的这些互联网公司,要么就变成腾讯系的一员、阿里系的一员、百度系的一员、美团系的一员,变成这些巨头的系的下边,要么就没了,其实就这两个结局。
今天互联网再靠需求侧迁移就不行了。对一般网民来说,他对互联网新的应用已经没有热情了。
凤凰网财经《封面》:新增需求少了。
齐向东:对,他就没有这么多需求。所以从现在开始,互联网的市场应该是供给侧推动,这个供给侧推动就由两部分力量,一部分力量是原创内容的推动,第二部分力量是技术创新的推动。比如凤凰,作为内容供给侧的源头,竞争力会越来越强。
4406e94a733a4ee3881b639c91385253.jpeg
08、齐向东:互联网思维是落后思维 乱象和忽悠用户有关
凤凰网财经《封面》:所以您把网络安全行业做得这么好,是没有把它当互联网企业在做对不对?
齐向东:那当然。因为我在奇安信,2015年,我做了一个重要的讲话,那个讲话是“互联网思维是落后思维”。而且在那之后,我要求他们必须牢记这句话。你得转变思维,我们要回到To B的思维和逻辑上来。
互联网思维讲的是极致型的用户体验。那么极致型的用户体验和非极致的用户体验有什么区别呢?就是用户看见一个互联网的广告,他忍不住就点击了。但是这个体验其实就带有诱骗的性质。所以最近工信部、中央网信办不断地推动治网行动、净网行动,最近又集中整治互联网的乱象,这些乱象里头都和忽悠用户有关吧,咱不能用太负面的词。
凤凰网财经《封面》:还有更负面的词是吧?
齐向东:就是不实,夸大其词,引诱用户去点击,其实这是不对的。我们不能用这样的思维去改善我们的产品,要让产品真正地创造价值。
第二,互联网思维它有一个土壤,这个土壤是互联网企业是专家,网民是小白兔,这是一个巨大的差距。就是网民不管多精明,他都没有互联网企业对互联网了解得深,对互联网的产品了解得深。
在To B这个市场里,它的场景正好反过来,不管你对技术了解多深,在客户的应用场景里,客户永远都比你高,而且客户自己不仅要当专家,他在评价你这个产品的好和坏的时候,还搞一个专家团。
这几年大家把互联网称为虚拟经济,然后进一步又说虚拟经济破坏实体经济,对吧?十年以前互联网也算先进的,怎么这几年就变成了伤害实体经济的东西了呢?因为他的思维没有与时俱进。
凤凰网财经《封面》:本来希望它赋能。
齐向东:结果变成了杀伤力最大的一个负的东西了,那它就跟社会发展的节奏不合拍了。所以推动了国家加大对互联网领域各种乱象的治理,推出了各种各样的政策。我觉得经过这一轮的洗礼,互联网,尤其是互联网平台公司,也能够获得第二春,能焕发出新的活力。
09、齐向东追忆周鸿祎抛售奇安信股权细节:从分家到分手
凤凰网财经《封面》:(奇安信)上市之前360是完全放下了奇安信的股票?
齐向东:对。
凤凰网财经《封面》:您还记得当时自己的所感所想吗?是解脱?
齐向东:倒没有那么多想法。因为在那个时候,奇安信必须要上市,我们已经将近50多个投资人,给了我们65个亿的投资的支持,下一步再发展还要更多的资金,那这个更多的资金就不应该再从风险投资的市场拿了,应该在股票市场上拿。
当时有两条路,一个是用360企业安全集团的名义去上市,一条用奇安信集团的名义去上市。有比较大的不同,因为如果用360企业安全集团的名义去上市,那我们在2016年跟360签订的分家协议里是有竞业限制的,就是企业安全集团只能做To B,不能做To C,360集团只能做To C,不能做To B,所以如果我们当时用360企业安全集团的名义上市,那上市之后我们双方签的竞业协议就解除不了了,那360集团就永远都不能做To B的业务。
周鸿祎认为360集团在未来的发展当中,如果一直不做To B业务,会有问题,就是他希望360集团也要发展成一个全面的业务集团。
凤凰网财经《封面》:他这个味儿回得是不是有点晚了?
齐向东:那倒也不能这么讲吧。反正他又有这个想法,所以我们需要把分家协议终止,改成分手协议,需要有人把他的股权接了,就这么一个故事。你说当时我的心情有什么波澜壮阔,还真没有,因为这两条路对我来说都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世贸网 ( 沪ICP备10034107号-3 )

GMT+8, 2022-1-20 10:4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